吉尔吉斯斯坦变局解析(王维然、雷琳)
发布时间:2013-03-15  浏览次数:

吉尔吉斯斯坦变局解析

罗锡政[1]  雷琳[2]

(新疆师范大学法经学院,新疆 乌鲁木齐 830054

(新疆师范大学教务处,新疆 乌鲁木齐 830054

  

2010478两日,吉尔吉斯斯坦政局发生突变,巴基耶夫政权在民众掀起的抗议风潮中垮台,巴基耶夫出走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独立以来的两任总统都没有完成法定任期,均被民众以非常手段赶下台。这一中亚山国周期性发生动荡的原因非常值得探究。

一、全球经济一体化化进程中不断被边缘化的困境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时代,类似吉尔吉斯斯坦这种小国存在四种现实发展状况:一是依靠资本主义化较早的优势完成早期积累,然后在国际分工中利用先发优势和自身资源占据有利地位,先后完成工业化和信息化,如欧美诸小国。二是利用本国能源资源产品加入到国际分工中来,如中东各国。三是抓住有利时机,利用后发优势,发展外向型劳动力密集产业,而后力争完成后工业转型,如东亚一些国家和地区上世纪所经历的进程。四是成为全球一体化中的边缘国家,虽然被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裹挟其中,但这种国家既无可出口的能源资源产品,又没有外部有利时机来推动国家的现代化以使其在一体化中占据有利的地位,这种国家是作为世界资本主义的边缘存在的,大多数亚非拉国家均属此列。在这些国家,如果整体社会意识落后,会形成精英阶层统治的威权制度,经济上呈现出权贵市场经济的特征,维护代表境外商业利益的买办阶层、权贵资本家、大农场主的经济利益。除去少数中产阶层,大多数普通公民处在极端贫困之中。吉尔吉斯斯坦便是如此。

吉尔吉斯斯坦是前苏联经济基础相对落后的地区,独立后,由于与前苏联一体化经济的中断,来自苏联中央政府补贴的消失,工矿企业倒闭,城乡失业人口急剧增加等原因,经济状况持续下滑。作为一个国土面积小、人口少、资源缺乏的国家,只能在一体化经济中实现现代化。但在全球经济日益区域化、全球化的潮流中,曾经极大促进了吉尔吉斯民族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前苏联一体化经济却解体了。这一逆流决定了吉尔吉斯斯坦的悲剧式诞生,也决定了它后来一系列的悲剧式冲突,同时也将决定悲剧的无数次重现。

吉尔吉斯斯坦领导人早已认识到建立新的区域一体化有益于本国经济的发展。因此,吉国积极支持哈萨克斯坦提出的建立中亚统一市场和建立中亚联盟的举措。但是中亚各国较低的经济发展水平使得各国难以开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利益共享的产业内贸易分工,而产业间的分工更多呈现“我得即你失”的零和效应;在基本经济利益上的对抗性矛盾将中亚分为以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为一方,以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为另一方的两个集团。前三个国家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基本以国际市场价格向贫油国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出口产品。而油气资源缺乏的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却拥有丰富的水利资源,并且是流经哈、乌、土三国的事关国计民生的重要河流的水源形成国。目前双方在水资源有偿使用和吉、塔两国在跨境河流上游建立水电站的问题上争吵不休,甚至到了相互威胁的地步。另外,中亚各国虽然都信仰伊斯兰教,但是根本上说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社会的世俗化程度要深得多,而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社会则受伊斯兰文化影响很深。同时吉、哈两国的游牧文化和塔、乌两国的农耕文化也存在着很大差异,这些综合因素导致了中亚各民族在对待所有制、部族意识、社会容忍度、道德风貌、文化传统以及同别国关系上的重大差别。

由于这些深层次的原因,中亚五国不能形成稳定而持久的分工体系和利益共享机制,致使中亚一体化进程缺乏内在动力。乌、吉两国边境上防止人员、商品流动的铁丝网也从另一层面显影出中亚各国在经济上的疏离关系。

这样一个欠发达的小国,如果没法融入区域一体化或全球化中,并在其中占据有利的位置,那么等待它的只能是被边缘化,也就是说经济上的普遍贫困化和政治上的持续不稳定化。

二、私有化进程中贪腐盛行引发政府合法化危机

2005年推翻阿卡耶夫的“3.24”事件一样,导致巴基耶夫垮台的重要原因仍是经济私有化和自由化造成的严重的两极分化。在旧有的一体化市场破裂、新的一体化市场又长期不能建立起来的情况下,吉尔吉斯斯坦前后两任总统没有考虑本国经济的实际情况,实行了彻底的私有化和中亚最自由化的经济政策。这样,外国商品的大量涌入导致本国工厂大量倒闭,失业率剧增。居民中贫困人口数量逐年增长,逐渐达到了社会所不能忍受的地步。极端的贫富分化严重地削弱了政权的合法化基础,在极少数极端富裕人群的映衬下社会爆炸是迟早会发生的。无论阿卡耶夫,还是巴基耶夫,谁都没有认真关注底层人民的生活。来自吉、俄、哈等国的专家在总结这次事件的教训时,均指出吉尔吉斯斯坦今后要加大力量同贫困做斗争。

这次吉尔吉斯斯坦政权更迭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巴基耶夫政府严重地破坏了社会公正的原则。巴基耶夫试图在吉尔吉斯斯坦建立“家族王朝”,在这一问题上巴基耶夫比阿卡耶夫走得更远。他的六个兄弟、两个儿子都占据了政府高位。同时总统家族及其他高级政要家族政商不分,利用政治权力获取经济利益。巴基耶夫政府上台后,在前任的基础上把私有化政策推行到事关国计民生的大型国有部门。20102月,在吉尔吉斯斯坦北方电力公司和吉尔吉斯斯坦电信公司私有化过程中,庞大的国有资产价值在被明显压低的情况下出售给了与总统家族有关联的私营公司。巴基耶夫的次子马克西姆·巴基耶夫被任命为发展、投资和革新部部长,这一新建部门负责国内外投资项目的谈判、审批和监督工作。随后,直接接受来自俄罗斯、美国等国的贷款和援助的国家发展基金也被并入这一部门。马克西姆·巴基耶夫直接控制了国家主要的财政大权的同时,还拥有多家公司,经营向玛纳斯美军基地出售油料等多种高盈利的业务。目前,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已经对他提起公诉,指控其涉嫌将俄罗斯援助吉尔吉斯人民的廉价石油加价卖给美军牟利。这样上行下效,各级官员侵吞国有资产,收受贿赂,又互相为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争斗,勾结黑恶势力,造成司法腐败,最终使政权丧失了民众的支持。

与政府合法性消失并行而至的是吉尔吉斯斯坦社会政治文化的堕落。取得民族独立和建立民主制度是阿卡耶夫的合法性基础,随着对国家发展方向的迷惘,以及对政府失去信任,吉尔吉斯斯坦民间彻底失去了在体制内维护自己政治经济权利的耐心,转而动辄求助于街头政治。这种暴力政治文化的盛行对吉将来的稳定和发展将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三、全球金融危机中的决策失误

导致巴基耶夫下台的一个特殊因素是2008年开始的全球经济危机。危机使得俄罗斯经济受到了沉重打击,国民生产总值的45%来源于在俄侨民侨汇的吉尔吉斯斯坦,经济上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吉国大量侨民在俄找不到工作,汇款减少,不少人回国后无所事事。同时,由于吉主要出口市场——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需求减少,造成吉国国内工业企业开工不足的现象严重,整个2009年吉尔吉斯斯坦政府的财政收入减少了30%

经济危机说明了华盛顿共识的破产,证实它不过是代表富国、代表富国银行家、代表第三世界国家精英买办阶层的共识。但是在吉尔吉斯斯坦,华盛顿共识仍大行其道。为了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组织获得贷款,在这些全球化组织的要求下,巴基耶夫政府将私有化推广到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部门。并提高了基本公共服务费用。而热水、供暖和电费分别涨价150%-400%后很多家庭连基本的食品开支都没法保证。与此同时,手机服务费、天然气、食品和烟草的价格也大幅上涨,引发了人民的恐慌和对未来的悲观情绪。

最近几年,巴基耶夫政府大力加强强力机关,轻松击败了来自反对派的几次挑战,自以为可以控制局面。同时,他们认为政府在执行西方主张的政策,一定会得到美国和欧盟的支持,因而对民众的利益诉求毫不在乎,甚至公开表示2010年市政服务费还将继续上涨,这种缺乏政治智慧的挑衅行为加剧了人民同政府之间的对立情绪。

四、吉尔吉斯斯坦变局的大国博弈因素

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外交战略一直建立在维护现有一超独霸的国际经济政治现实基础上。处于这一金字塔的顶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了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是不会允许拥有健全的工业体系,卓越的高科技水准,以及受过良好教育的高素质劳动者的俄罗斯来重构这一格局。所以俄罗斯迟迟无法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对西方来说,俄罗斯融入一体化的最好方式就是它作为西方的原料能源附庸,起到类似于中东国家的作用。当然,一个统一强大的俄罗斯不会长久甘心于这一地位。这样,瓦解俄罗斯成为西方对俄战略的首选。

东欧、波罗的海各国由于历史原因反俄情绪根深蒂固,美国又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扶持了极端反俄的尤先科、萨卡什维利政权,促成了古阿姆组织的建立,这样如果吉尔吉斯斯坦等中亚国家也加入反俄同盟,那么一条从波罗的海向黑海、里海、咸海延伸的对俄扼制之弧就画好了。

包括吉尔吉斯斯坦在内的中亚五国首先进入美国对外战略视野的就是它们作为后苏联空间的特殊的政治经济地位。

美国对俄战略就是寄希望于这条弧线上到处弥漫的强烈的反俄情绪能对俄罗斯内部的稳定带来消极的影响。吉尔吉斯斯坦首任总统阿卡耶夫不可谓不亲美,他按照美国经济学家的建议建立了中亚最自由化的经济,照搬了形式上的西方民主制度,在“9.11”事件后他又将玛纳斯国际机场租给美国作为打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军事基地,直接造成了美军在中亚的存在,严重威胁到了中国、俄罗斯的战略安全。但是阿卡耶夫不反俄,他给予俄语以国语地位,主张和俄罗斯保持紧密的经济、政治关系,因此,他最终失去美国支持。所以,2005年“3.24”事件中在美国势力的扶持下,巴基耶夫利用前述人民的不满取代了他。

独立后的俄罗斯政府完全按照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者开出的药方实行“休克疗法”,进行大规模私有化,建立西方式民主制度,在外交政策上也一味迎合西方的利益,渴望回归欧洲。叶利钦时代可以很明显地观察到俄罗斯从中亚撤出的趋势。独联体当时仅成为了一个只具有形式意义的前苏联共和国首脑联谊会。俄罗斯不顾中亚国家的再三请求,否决了建立统一卢布区的计划,象扔掉一个负担一样抛弃了中亚国家。俄罗斯的自私自利不能不使中亚领导人对普京时代为保障本国的经济和国际政治空间而重返中亚的俄罗斯产生不信任感。这种不信任感是中亚各国致力于本地区大国平衡,并从大国博弈中谋求最大好处的原因之一。

200923,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利用吉尔吉斯斯坦经济危机的时机,用20亿美元的政府贷款和1.5亿美元的无偿援助,利诱到访的巴基耶夫关闭境内的美军基地。在做出官方的允诺后,巴基耶夫开始和美国谈判,但是,在把租金从一年1700万美元提升到6500万美元后,玛纳斯美军基地却以“货物中转中心”的名义被保留了下来,这一出尔反尔的行为自然会让俄罗斯感到愤怒。巴基耶夫的控制力比阿卡耶夫强一些,于是当人民再次寻求于街头政治时,巴基耶夫采取了果断的镇压措施,造成了重大伤亡,最终在俄罗斯的强大压力下他不得不流亡白俄罗斯。

五、结论

美、俄在吉尔吉斯斯坦均有重大的全球、地缘政治利益,它们都对吉政局产生重大的影响。但这一外部因素总归是作用在吉内部矛盾基础上的次要因素,它最重要的意义不过在于在事件过程中更加削弱了本就弱小的吉国政府的控制力罢了。无论是当时的阿卡耶夫,还是现在的巴基耶夫,都试图镇压民众,以保住政权。但是前一次在美国、后一次在俄罗斯的巨大压力下都没有取得成功。

吉尔吉斯斯坦下一届政府上台后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是改变经济发展思路。目前中亚最自由的经济政策已经走到了死胡同,它只会导致两极分化和赤贫,从而为下一次动荡准备条件。但是由于国内市场狭小,它又不大可能象邻国乌兹别克斯坦那样对外国商品关闭市场,对本国工业进行保护。

吉尔吉斯斯坦在一段时间内将不得不依靠美、俄还有中国的援助生存。新领导人之一捷克巴耶夫已经表示要关闭美军基地,而临时政府首脑、自由派人士奥通巴耶娃却否认这种可能。由于社会意识的落后,通过社会革命改变历史进程的可能微乎其微。而革命过程中无秩序状态下的打砸抢糟粕却成了相当大一部分人走上街头的主要目的,官员们得到的教训只不过是要把财产尽早地转移到境外。如此矛盾不会解决,博弈仍将继续,而动荡还会发生。

 

 

[1]王维然(1972- ),男,新疆乌鲁木齐人,新疆师范大学法经学院助教。主要研究领域:中亚政治,政治学。

[2]雷琳(1964- ),女,新疆乌鲁木齐人,新疆师范大学法经学院教授,教务处处长。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Copyright ?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新疆师范大学中亚法律资政研究中心 | 邮编:830054 | 网站访问量: